时政新闻

大青山突围战:永远的英雄丰碑

2021-06-02 23:00:48 x16888 0

      抗日战争时期,沂蒙山区是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指挥中心,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部和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山东纵队指挥部均曾驻扎在这里。因此,这片英雄的土地成为敌人多次“扫荡”的重点,上演过一幕幕威武雄壮的敌后抗战活剧,大青山突围战就是其中著名的一例。


  大青山,位于山东省蒙山主峰东麓,海拔686.2米,山势险要,系东蒙山主要山峰之一,因树茂草丰、四季常青而得名。在抗战烽火中,这里成了八路军沂蒙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区,这一带也是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分校主要办学所在地。1941年11月30日,抗大一分校及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和八路军一一五师机关各一部共计5000多人,在大青山地区遭日军“扫荡”部队合围。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我参战部队抱着血战到底的决心,与敌人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最终成功突围。巍巍大青山,见证了我军危难时刻这一临危不惧、英勇奋战,压倒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压倒的英雄壮举。


  深陷敌围,形势危急


  1941年9月中旬至10月上旬,日军先“扫荡”了沂蒙山区周围的鲁中泰山区和鲁南郯城、马头地区。之后,敌人调集5.3万余兵力,以多路多梯队的分进合击,形成对沂蒙山区的“铁壁合围”,侵华日军总司令畑俊六亲自到临沂、汤头坐镇指挥。从11月12日起,日军将主力集结于沂蒙根据地中心区,安据点、修公路,反复进行“清剿”。为了集中精力作战,避免机关受损失,一一五师首长指示,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报社、医院、被服厂等人员约2000人,于29日夜向临沂至蒙阴公路西侧的大青山转移,与29日白天已进驻大青山的抗大一分校会合。


  11月30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0旅团及桃墟、界牌、垛庄、青驼、诸满、薛庄等据点日伪军共5000余人,先后由北、东、南三面对大青山地区进行“清剿”。拂晓前,抗大一分校第五大队一中队于蛤蟆石沟发现敌情,战斗随即打响。第五大队二中队在杨家庄听到枪声,迅速抢占燕子山,阻击敌人。山东党政军机关人员行进至大青山东北方向的梭庄一带也与敌人遭遇,转移到五道沟时和敌人展开激战。上午9时许,抗大一分校第五大队一中队在大谷台南山打退敌人多次疯狂进攻,掩护校部向南转移到南涝坑。


  此时,一一五师机关大部分人员向大青山东南的上、下石盆村突围,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等机关人员则翻过猫头山,进入南涝坑一带山凹。狭窄的南涝坑山凹里,一下子涌进几千非武装人员。而敌军从北、东、南三面迅速逼近,枪炮声越响越密、越响越近,危险正在步步逼近……



  浴血奋战,突出重围


  陷入敌人包围的抗大一分校有第二大队、第五大队等及校部机关,共3000多人。其中,第二大队学员是山东各根据地县区乡干部,战斗经验不足;第五大队是军事大队,学员由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营连排级干部组成,战斗经验丰富,但仅有1挺机枪和几百条破旧步枪,弹药也不足。


  当时,我被围人员的西北方向是近千米高的玉皇顶,悬崖峭壁陡立,无法通过;东南方向的黑石峪山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去处,日伪军只要放一个班就无法通过。这时,东北方向的胡家庄、大古台方向,日伪军已发起三次冲锋,阻击阵地一旦被突破,后果不堪设想。千钧一发之际,时任抗大一分校校长的周纯全同志果断提出突围方案:由第五大队的二、三中队近300人,抢占李行沟南北高地等有利地形,阻止敌人合围;由校部警卫连和山东分局警卫连负责打开突破口,掩护全体人员向敌人力量相对薄弱的西南方向突围。


  冲!坚决冲出去!向西南方向突围的我方人员急速行进,沿途不断同敌人激战,撕开包围圈。阻击部队发扬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人在阵地在,拼死挡住敌人的进攻。狭路相逢勇者胜!战斗从上午一直打到黄昏,烈士们的鲜血洒满大青山战场,我方伤亡总数近千人,其中抗大一分校牺牲两百多人。终于,壮烈的牺牲为我方大部分人员成功突围赢得了时间和空间,大多数同志幸免于难。


  大青山突围战打破了敌人的合围,粉碎了日寇企图聚歼我山东抗日根据地党政军机关的图谋,保存了大批有生力量。时任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的朱瑞同志在评价这场战斗时说:“一场壮烈的拼杀换取了几千人转危为安的空前胜利。这是山东抗战史上抗大人立下的有独特意义的战功。”时任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主任的黎玉同志说:“大青山突围战是山东抗战史上空前壮烈的一次战斗。”


  英名不朽,浩气永存


  危难关头见精神,在大青山突围战这场生与死的考验中,我军面对强敌,以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同敌人浴血拼杀,用鲜血和生命开辟出突围道路,涌现出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



  陈明,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突围途中双腿负重伤,四名随行人员有三人已牺牲,只剩下19岁的警卫员。围追的日军越来越近,警卫员要背着陈明突围。陈明坚决不从,对警卫员说:“我负重伤,不能走了,你赶快走,不要管我,多活一个是一个。”警卫员坚决不肯离开。陈明严厉命令他:“这是战场,你要服从命令!”警卫员只好含泪离开。日军包围了陈明,他坚持战斗,在只剩下一颗子弹时,毅然把枪口对准自己,饮弹壮烈牺牲。


  邱则民,抗大一分校第五大队二中队中队长,在战斗中身负重伤,机枪手牺牲后,他抱起机枪猛扫敌群,弹药打光后毅然砸毁机枪,跳崖牺牲。


  程克,抗大一分校第五大队二中队指导员,率领一个区队阻击敌人,任务完成后,带着剩下的十几个人边打边撤,弹尽后退到李行沟的一个院内被敌人包围。面对敌人明晃晃的刺刀,程克抱住一个日本兵,狠狠地咬掉了敌人的耳朵,被涌上来的日军连刺数刀,英勇牺牲。


  齐德,抗大一分校校部司号长,在战斗中多处负伤,肠子都流了出来。我军突围的关键时刻,齐德强忍剧痛,把肠子塞进肚子,毅然吹响了鼓舞士气的冲锋号。战后,周纯全同志看望重伤员时对他说:“是你的号声赢得了战斗的胜利!”由于伤势过重,他在转运途中不幸牺牲,年仅19岁。


  唐国琼,抗大一分校第二大队政治教员,归国华侨,抗战开始后抛弃原来的优渥生活,从广东奔赴延安。他在战斗中负伤被俘,被敌人用铁丝捆起,浇上汽油活活烧死。


  抗大一分校的一个女生队,学员多数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突围战斗中,有二十几位女队员被敌人堵住去路,在李行沟的几间茅草屋里隐蔽起来。成群的日军包抄上来,她们除了队长、指导员有手枪外,每人仅有两枚手榴弹,仍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日军架起机枪向门窗扫射,并向屋内扔手榴弹,女学员们全部壮烈牺牲。


  汉斯·希伯,波兰籍德国共产党员、美国《太平洋事务》月刊记者,不远万里来到山东同中国人民并肩战斗,人们都亲切地称他“外国八路”。自1941年冬季反“扫荡”开始,部队首长多次劝他离开山东,但他坚决不肯。在大青山突围战中,他在转移到五道沟时与敌人遭遇,奋勇投入战斗,最后中弹牺牲,遗体上弹痕累累,手里仍紧握着枪。


  还有许许多多壮烈牺牲的战士,战斗结束后统计人数,只记得他们的音容笑貌,却记不起他们的名字,有的记起了名字却不知道他们的出生地。所有这些烈士,都是英勇无畏、视死如归的抗战英雄,都是彪炳史册的民族脊梁。大青山烈士,永垂不朽,万古流芳!

         

图片关键词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