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新闻

百万雄师身后,是千千万万的人民

2021-05-14 23:00:51 x16888 2

        “新华社长江前线二十二日二时电 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二十一日已有大约三十万人渡过长江。渡江战斗于二十日午夜开始,地点在芜湖、安庆之间。国民党反动派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防线,遇着人民解放军好似摧枯拉朽,军无斗志,纷纷溃退……”


  这篇毛泽东同志亲笔撰写的新华社消息《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将人们带回72年前那场波澜壮阔的渡江战役中。


  枪林弹雨的长江上,百万雄师气吞万里如虎。他们身后,上万名船工赴死不惜,划桨掌舵运送战士横渡长江;上千万名群众踊跃支前,喊出“豁出性命支援解放军”。人民军队以木帆船突破敌军军舰江防天险。


  2020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参观渡江战役纪念馆时强调,淮海战役的胜利是靠老百姓用小车推出来的,渡江战役的胜利是靠老百姓用小船划出来的。


  滚滚长江东去,人间正道沧桑。依靠人民,这是“人民解放战争胜利的关键”。赢得人民信任,得到人民支持,这是中国共产党百年来能够克服任何困难、无往而不胜背后最磅礴的力量。


  不怕死的冲锋:穿着“老衣”上战场


  1949年4月20日夜,百万雄师在千里江线上分三路强渡长江,23日占领南京,宣告国民党反动统治覆灭;6月2日解放崇明岛,渡江战役胜利结束,加速全国解放步伐。


  在长江上,2万多名船工参加渡江战斗,仅安徽无为、宿松、怀宁三个县就分别有2000多名船工参战,有的父子、兄弟齐上船,运送大军过江。


  渡江前,船工们明白,那将是向死的战斗。


  渡江时,船工们坚信,那是不怕死的冲锋。


  “老衣”,是按当地风俗为去世的人穿上的衣服。渡船出发前,不少船工穿上“老衣”,抱着誓死运送解放军“打过长江去”的决心。


  20时许,渡江战役在中线安庆至芜湖间率先打响。夜幕掩护下,突击船像离弦之箭,直驶南岸。船过江心,南岸国民党军队的轻重机枪猛射过来。


  “照明弹和火光将黑夜里的长江照得透亮。”当年年龄最小的船工、今年86岁的渡江战役“一等功臣”马毛姐回忆说:“不知道害怕,一心想着送解放军过江。”


  就在这一晚,14岁的马毛姐穿着一件打满补丁的小棉袄,不顾劝阻,跳上木船。她掌舵,哥哥划桨,从无为长江边出发渡江。


  敌人的子弹雨点般袭来,打烂了船帆,也从马毛姐右臂穿过。她忍着伤痛,拼尽全力往江对岸划去,整晚横渡长江6趟,把3批解放军送上南岸。


  就在这一晚,芜湖船工车胜科永远失去了父亲和二弟。


  在运送第一批渡江突击队时,先是车胜科的父亲被击中胸部,接着二弟中弹。车胜科左手受伤,用右手独臂划船。把第一船战士送过大江返回北岸后,父亲微弱喘息着叮嘱车胜科:“不要管我,快送解放军过江!”


  车胜科将父亲和二弟交给救护队,叫上三弟和堂叔,再次撑船起帆。待他战斗结束回到家,父亲和二弟已经牺牲。


  就在第二日,安庆市长江边的怀宁和望江两县127名回族青年,组成回民渡江突击队,先头船勇往直前,30分钟横渡长江。


  突击队队员马吉荣胸口中弹,“莫管我!快!快!快!快顶上去!”说完他倒了下去,再也没起来。


  人民军队和人民群众不怕死冲锋的大无畏精神,“照亮”了夜晚的江面。


  渡江战役中,仅无为就涌现出一等功臣296人、二等功臣937人。牺牲的支前民工,有的连姓名都没有留下。


  安徽省委党史研究院副院长施昌旺说,渡江战役中,每一名解放军战士的身后,至少站着十位支前群众。百万雄师,千万人民,造就了中国共产党的无往而不胜。


  从未犹豫的选择:“跟着共产党过上好日子”


  安徽博物院展陈着一件褪色的小棉袄,那正是马毛姐渡江时身穿的那件。很多参观者凝视它许久,问讲解员:“一个14岁的小丫头,何以能如此勇敢决绝?”


  “只有共产党、解放军关心穷人!”


  “把解放军送过江,江对岸的穷人才能过上好日子!”


  渡江战役胜利72周年之际,记者探访马毛姐时问了同样的问题,她的回答质朴如初。


  彼时,无为等长江以北一带刚解放,解放军分田分粮,从小被送去做童养媳的马毛姐回到了自己家,尝到“好日子”的滋味。


  跟着共产党,牺牲也不怕,这是人民群众在深切体会中做出的历史选择。


  长江无为大堤惠生堤岸,柳树已冒出茂密新芽。去年汛期,惠生堤挡住洪水,守护了百姓安宁。


  7.25公里的惠生堤,是抗日根据地的著名水利工程。原此区域的百姓深受洪灾之苦,1943年,时任皖中根据地行署主任的吕惠生带领民工,冒着日军飞机的轰炸,抵御国民党顽固派的骚扰,艰难修筑而成。


  “惠生堤这个名字,是老百姓后来叫出来的。并不只是因为修筑它的某一个人,而是因为在老百姓眼里,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都是惠及民生。”原无为县党史办主任王敏林说。


  在皖中抗日根据地时期,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政权免税赋、重人权。渡江战役中,部队规定,船上战士要用身体围成圈将船工护住。无为老百姓亲身体会到,从战争年代起,中国共产党就将人民利益放在首位。


  一切为民者,民向往之。


  长江南岸,百姓也在翘首以盼。渡江战役前,江南繁昌青年农民王刚友等避开严密封锁,渡过长江投奔解放军,介绍江南敌情动态、地理环境。渡江时,王刚友作为突击队向导登上木帆船,上岸后领着突击队搜索敌人的每一座明碉暗堡。


  百万雄师身后站着千万支前群众,那是人民群众用最深沉的信任和最坚定的支持,书写紧跟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20年7月16日,惠生堤防汛仓库边的堤坝出现管涌。危急关头,周边村民扛着铁锹和编织袋赶来,为堵住管涌赢得了时间。


  人民的选择穿越时空,从未改变。


  创造奇迹的支前:“最后一把米和最后一个儿”


  中国国家博物馆,陈列有一件庞大的革命文物,那是一条长8.86米、连桅杆高6.7米、多处有弹痕的木船。


  船的主人是渡江战役“二等功臣”张孝华。1948年冬,他用多年积蓄新造了这条木帆船。船帆尚未做好,张孝华就带着船和独生儿子,报名备战。


  “国民党从长江北岸撤退时,将能带走的船都带走了,这给解放军渡江带来巨大困难。”施昌旺说,人民群众给了最无私的支援。


  对靠江而生的渔民来说,船是赖以为生的命根子,“但他们毫不犹豫,有的把沉到水底的船,寻出来捐了。家里没船的,卸下门板、拆了木箱做船。”渡江支前工作人员、93岁的芜湖市繁昌区离休干部陈少宽回忆说。


  半个月时间,人民解放军就征集到1万余条船。


  安徽省委党史研究院介绍,据不完全统计,安徽、山东、江苏等地有上千万名渡江支前群众为解放军送粮草纳布鞋、修路桥挖沟渠、抬担架运物资。


  长江安徽段至今流传着老百姓当年的一段顺口溜:“最后一把米,送去当军粮;最后一块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个儿,送军过大江。”


  “特等渡江英雄”车胜科的女儿说,父亲在世时总是自豪地说起船工们的创造和智慧,他们拿出烤火用的圆木桶绑在船头,塞上浸湿的棉被作为掩体。船工们还用木头扎成4米多宽、10米多长的木排,装上汽车引擎、垒起棉花胎,架上轻重武器,制成“水上土炮艇”。回民渡江突击队研究出一种不用帆、速度快的水轮船,并快速改装出20多条。


  “经过多次练习,渡江船只平均航速达每分钟70米,靠岸后半分钟便可抢滩登陆。”渡江战役纪念馆“90后”讲解员石慧说。


  石慧的爷爷参加过渡江战役。为更多地了解爷爷那一辈人的战斗故事,财会专业毕业的她跨行当起讲解员。


  9年来,石慧每天穿行于馆藏史料里,越发读懂胜利背后人民的力量,也见证着这种力量传承至今,把一件又一件攻坚难事变成胜利奇迹。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时代变迁,人民群众创造历史,依靠人民夺取胜利永不改变。

      

图片关键词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