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信息

世界经济中长期发展有何趋势?

2020-01-30 23:00:46 x16888 2

未来一段时期,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仍将加速演进,经济全球化进入新阶段,呈现新趋势新特征。世界主要经济体普遍强化宏观审慎管理,加强国际宏观政策协调,在全球贸易环境基本稳定情况下,世界经济陷入严重衰退的可能性有所降低,但一些中长期结构性因素制约仍然较强,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态势仍将延续。


  世界经济增长有望缓中趋稳。受经贸摩擦趋缓、宏观政策支持力度加大、市场预期有所改善、5G等新经济增长点持续发力等因素影响,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有望小幅回升。IMF预计,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4%,比上年加快0.4个百分点,其中,发达经济体增速为1.7%,与上年持平;新兴经济体增速为4.6%,加快0.7个百分点,印度、巴西、俄罗斯、南非、墨西哥、沙特阿拉伯等主要新兴经济体增速均有望回升。从中期看,随着贸易摩擦风险逐步消化,新兴经济体发展潜力不断释放,世界经济增长预期总体有所改善,但仍低于国际金融危机前水平。


  世界经济增长面临较强中长期结构性因素制约。高负债、人口老龄化、结构性改革迟缓、收入差距扩大等中长期挑战加大,宏观经济政策空间减小、低利率政策等新的制约因素凸显。人口老龄化成为制约世界经济中长期增长的重要因素。联合国人口展望报告(2019年版)预计,2030年全球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将达到11.7%,将较2019年的9.1%明显上升,未来发达经济体和部分新兴经济体将普遍面临人口出生率下降、人口抚养负担加重、劳动参与率下降的挑战。


  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复苏未能带动收入水平和劳动生产率同步增长,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等长期矛盾仍未有效解决,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失业率已经处于历史低位,但工资和劳动生产率增速较低,收入分配更加倾向于资本利得,制约社会总需求扩大和经济持续增长。


  应对经济衰退的宏观经济政策空间明显减小。全球债务规模持续扩大,主要经济体宏观杠杆率明显攀升,压缩了财政政策调整空间。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截至2019年二季度全球债务总额已超过250万亿美元,达到全球GDP的320%。主要经济体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步伐缓慢,应对下一轮衰退冲击的货币政策空间有限。


  此外,民粹主义和单边主义势头上升,制约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能力,不利于共同应对国际经济金融风险。


  经济全球化进入新阶段呈现新趋势新特征。经济全球化虽遭遇挫折挑战,但从中长期来看,和平与发展仍是主流,世界经济和全球产业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分工格局,全球产业分工对经济全球化具有强大诉求,经济全球化大趋势难以逆转。经济全球化模式、动力呈现新特征,区域内部经济联系可能更趋紧密,贸易投资等传统动能可能减弱,信息、数据等要素将成为新的动力源。


  全球贸易规则体系加快深刻调整。主要经济体围绕WTO改革博弈加剧,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各类大型自由贸易协定区域性、排他性、保护性更加明显,以“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为导向的高标准贸易规则体系影响力持续加大。服务贸易、数字贸易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的影响上升,成为贸易规则竞争的重要领域。国际贸易规则加快向国内政策领域延伸,新兴经济体出口导向发展模式制约增强,发展自主权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面临挑战,加强全球贸易规则体系协调成为需要各方共同应对的重大课题。


  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亟待变革完善。世界经济格局“东升西降”趋势明显,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快速崛起,国际经济力量对比和世界经济平衡发生深刻变化,现有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有效性、包容性、安全性不足的问题日益凸显,迫切需要加快建立更加公正合理、更加符合世界生产力发展要求的全球经济治理新模式。世界多极化发展势头加快,新兴经济体选择自主发展道路的诉求更为强烈,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越来越被国际社会普遍接受。未来一个时期,新兴经济体将面临增强全球经济治理话语权重要机遇,也将担负起共享发展机遇、促进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使命。

图片关键词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