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国防

数字经济发展的时代特色

2021-04-04 23:00:04 3

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化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当前,数字经济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成为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的重要突破口。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离不开大数据发展和应用,我们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发展数字经济,发挥数据的基础资源作用和创新引擎作用,加快形成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数字经济。数字经济时代是市场竞争全球化、知识化与聚合化的时代。数据逐渐成为关键生产要素,数字经济产业逐渐成为主导产业,数字技术推动的产业融合成为经济发展新动能。社会主义社会不仅要创造出比以往任何社会形态都更为丰富的经济财富,而且要在更广范围、更高层次上促进发展成果惠及人民。在数字经济时代,我们要着力塑造数字经济的社会主义属性,使数字经济发展加快我国实现现代化的步伐,从而成为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手段。 第一,从生产力的角度来看,用数字经济引领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发展。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中国高度重视发展数字经济,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指引下,中国正积极推进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引导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实践表明,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是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有效途径。数据是新的生产要素,是基础性资源和战略性资源,也是重要生产力。以数字经济发展为代表,人类社会正在进入以数字化生产力为主要标志的新阶段。数字经济的发展以数据作为重要生产要素,减少了信息流动障碍,提高了供需匹配效率,有效驱动了劳动、资本、土地、技术、管理等要素的网络共享、集约整合、协作开发和高效利用,促进了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的深度融合,培育出新产业和新业态,成为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力进步的新动力。 第二,从生产关系角度看,数字平台与云端的共享共有为探索公有制的实现形式开辟了新的路径。数字经济不仅在生产力方面推动了劳动工具数字化、劳动对象服务化、劳动机会大众化,而且在生产关系层面促进了组织平台化和资源共享化。数字经济时代较为普遍的组织方式是“云端制”,即“大平台+小前端”的形式。在传统经济中,人们拥有并独占某种资源,不与他人分享这种资源。而在数字化共享经济中,人们对资源拥有所有权,但把资源的部分使用权出让给他人以获得利益。这改变了传统的商品交换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个人财产的属性。共享共有意味着非排他性、互换与合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按需经济”功能和价值。这一功能的实现来自数字经济对所有权的弱化和对使用权的强化。由所有权转向使用权导致的结果是,消费的形态和路径都发生了蜕变,从“购买才能拥有”转变为“订阅即可使用”。云端已经呈现出某种社会公共财产的属性,公有制将在数字经济的条件下展现新的生命力。 第三,从分配的角度来看,运用数字经济来实现共同富裕。在数字经济时代,扶贫工作要树立数字化思维,以大数据实施精准扶贫、以互联网实施网络扶贫、以信息化实施规范扶贫。相关文件中要求,要“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而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提出,充分体现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重大价值,彰显数字经济背景下我国分配制度的与时俱进。将数据纳入按生产要素分配的体制机制中,能更好地发挥数据对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也是我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当然,数据也有稀缺性特征,且为不同的利益主体所拥有,在一定情形下具有独占性甚至是垄断性的。为此,数据参与分配的体制机制的核心,是保证数据所有者能获取合理收益。这决定了明确数据的产权归属是首要工作,在现实中必须制定严格的数据产权保护制度。 除此之外,还需要在建立数据利益分享机制、数据安全保护等问题上着力。数字平台催生出许多互联网企业,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与互联网平台连接的自由职业者。数字经济将为在城市生活的新人带来许多新的工作机会,提高收入水平,让这些新生力量逐渐融入所居住的城市。具体看,闲置资源的提供者也可以通过数字平台提高资源的利用率,并增加收入。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发展数字经济有利于促进就业,也有利于推动大众创业,保障和改善民生。 第四,从消费的角度来看,努力运用数字经济发展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2020年,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明确提出了数字经济的15种新业态新模式。其中,以在线教育、互联网医疗、远程办公、数字化治理等为代表的在线服务,将受到来自政策层面的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带动了新型消费的发展。2020年我国的居民消费因新冠肺炎疫情受到较大冲击,在这种情况下,直播经济为中国数字经济注入新活力,网络数字技术的新业态新模式支撑了新型消费逆势快速发展,有利于满足人民群众的各种生活需要。数字经济促进了智慧社会的发展,人们拿着智能手机就能走遍全国,实现吃、住、行、游、购、娱。从在线教育到远程问诊,从“无感停车”到“30秒酒店入住”,这些数字化带来的新场景,正是今天中国人的生活图景。数字经济早已渗透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折射出智慧城市惠及民生的巨大能量。数字经济为智慧社会注入动力,让数字化更好地造福人民、造福社会。在我国,发展数字经济的目标始终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促进人们生活品质的提升。 马克思曾指出,“对社会主义的人来说,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数字经济有助于实现劳动解放,实现人对人自身的占有。数字经济的发展,为个人以更加自主自愿的方式进行分工合作提供了新的条件和可能。基于自主与自由的劳动,以前所未有的主动性融入到生产、分配和消费环节,达成高效的协同与协作,从而创造性地提高生产力,是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的保障。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警惕数字经济对社会主义因素存在的消解作用。中心化的技术和经济权利仍然存在集中和垄断,部分互联网经济形式原有的共有和分享的价值取向已出现被淡化的端倪,成为赚取超额利润的新工具。为此,既要防范数字经济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消解作用,又要促进数字经济成为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重要手段,进而实现数字经济助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进步。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