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新闻

投资人支招创业者“自救”:死卡现金流、找股东救急,活着才有未来

2020-02-29 23:00:42 x16888 33

对于原本就处于资本寒冬的创投圈而言,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无疑让行业雪上加霜。


“大多数创业企业会受到影响,面临挑战。”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告诉第一财经。他认为服务业受到的影响最大,从餐饮到旅游,包括医疗服务,在一季度营运基本处于停顿状态。估计收入会比预算低30-80%,但是费用的变动比较小,服务业在一季度会出现大规模亏损。此外,产品类公司也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但是相对影响稍小,大部分公司在一季度也许收入会比预算低20-50%。


“客观地讲,现在的局面如果持续6个月,大量的创业公司会面临亏损、现金流危机、裁员潮、严重的乃至倒闭。”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融资或将延迟至下半年


“如果我们在去年年底展望2020的时候会说‘明年会很难’,那么现在只能说,当时的说法还是有些乐观了。”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表示。


他判断,除非年前已经基本谈定了SPA(至少要完成了全部投资人尽调),否则受当前疫情的影响,创投企业上半年融资将拖到下半年。


王冉认为这一判断主要基于以下几点:第一,大多数投资人会在本周远程办公,直至2月10日或17日那周正式开始上班,无论是天气原因还是疫情影响,投资人大面积约见创业者可能要等到三方面条件具备:


首先,湖北之外新增密切接触者人数和正在接受医学观察的人数需要呈明显下降的趋势。如果长假回流防控顺利,这个假设估计很快可以实现;如果不顺利,也许要到2月下旬。其次,全国(包括湖北在内)的新增疑似确立了显著下降的趋势,并且每天的新增疑似不超过一两百人,湖北之外(尤其是北京和上海)基本没有新增疑似。如果防控顺利的话这个假设估计要到2月下旬甚至3月上旬才有可能。同时,死亡率累计(累计死亡人数/累计确诊数)在今天的基础上(湖北3%左右,其它省份0.2%左右)不会有显著上升。


第二,所有的投资都需要尽调,大规模启动第三方现场尽调的前提条件更加严苛了。他认为除了上述提到的增量指标之外,很有可能还会看存量指标,即全国在诊人数(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出院人数)需要呈明显下降的趋势,这个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很有可能要到4月甚至5月或更晚。同时,由于参与尽调的机构有很多是跨国公司,要看国际卫生组织(WHO)以及各机构全球总部对于中国疫情的判断,这也会增加时间方面的不确定性。


第三,即便没有疫情,一个正常的融资交易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平均需要4-5个月,普通的尽调也需要1-2个月(特别早期的项目可能会短一些)。因此所有原本计划节后启动的融资,由于疫情的原因真正能够对外启动很可能要到3月,交易完成几乎肯定要到下半年。


“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顺利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资机构全年开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投资机构在疫情没有得到充分控制之前暂停投资是没有太大压力的。”王冉强调。


死卡现金流


在多位投资人看来,此次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或将远超SARS时期。如何降本增效,压控成本,保证现金流变得尤为重要。


“公司需要马上重新制定其发展计划和预算。我们需要考虑最糟糕的情形,比如未来5个月的收入是预算的10-50%,来看看你的现金流。”胡旭波告诉第一财经。


真成基金管理合伙人李剑威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建议创业者密切关注现金流和应收账款,降低运营成本,争取活得更久;同时需要积极维护客户关系,发展与客户的线上接触渠道。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曾经历SARS艰难时期,彼时他正在创业从事保险行业应用软件开发,“那一年管理层都只拿基本生活费,到年底结余后才补发的工资。”朱啸虎回忆。他认为今年比非典时期还严峻,对很多创业企业是生死关,一定要严控成本,死卡现金,最少要保持假设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企业有6个月的现金,最好有12个月,根据这个来倒算成本。


对于原本计划节后启动融资,希望在6月底之前拿到钱的创业公司,王冉也提出了四点建议。


首先,想办法开源节流,创始人要把健康现金流和最低现金储备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事实上即便没有这次疫情今年也会是现金流之年,现在疫情把现金流的重要性又放大了10倍。健康现金流意味着每个月入大于出,健康现金储备意味着如果没有收入至少可以撑9-12个月。如果做不到,该收缩收缩,该搬家搬家,该裁员裁员。活着才能等到春回大地,活着才有未来。”王冉表示。


第二,尽快找现有股东开始沟通,寻求救急办法。他们是同一条船上的战友,只有他们才最有动力确保你不被冻死在这个疫情肆虐的冬天。提前把应急的过桥或者可转债谈好,成本高一些也没关系,一定要确保他们的钱立等可取。


第三,用好疫情时间,尽量把融资的准备工作通过远程办公的方式提前完成。这样一旦大家可以不用戴着口罩见面,马上就可以按下融资启动按钮。


第四,如果是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除非万不得已,在生意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之前不建议启动融资。“因为两边围绕不确定性的立场会差距很大,创业者会普遍认为这是一次大型意外,很快自己的公司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增长曲线上;投资人则可能会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此外,王冉建议那些受疫情影响较大、节前已经完成了融资谈判,但还没有完成交割的企业:抓紧抓紧抓紧。同时做好重谈一些条款的思想准备,因为今年的增长预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危机之下暗藏新机


不过对于投资人而言,危机之下也蕴藏着特殊机会。


李剑威预计,在线教育、在线协同办公领域都迎来了井喷式的发展。


胡旭波表示,从全行业来看,疫情打乱了投资机构在融资和投资方面的节奏和计划。但是这次疫情也提醒大家,我们在医疗健康这个领域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我们的医疗服务体系、公共卫生服务体系、新药研发能力、医疗支付和保障体系,都需要对未来的重大疾病、流行病、和重大医疗需求做好准备。作为投资机构,可以通过投资来支持创新企业,来参与到这个进程中来。


胡旭波称,对于聚焦于长期客户价值的创业公司而言,疫情不会有本质的影响,如果企业对自己的商业模式继续有极大的信心和热情,且有现金流需求,现在是投资人投资的最好时机。


“疫情应该是一过性事件,但是加深了创业企业对未来的看法,那就是优质医疗是我们每个人、每个企业的需求;互联网和技术天然地是商业模式的一部分;以及现金流永远是最重要的一个营运关键要素。”胡旭波告诉第一财经。


王冉认为当下一大批优质的民营企业(尤其是消费者服务领域的企业)都会遇到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都需要雪中送炭,而国有商业银行机制所限难以快速出手,此时正是市场化的股权投资者和可转债投资者的天赐良机。


“没被Uber和Wework打下来的估值这次很可能会被冠状病毒打下来。这不是发国难财,也不是趁火打劫,而是抓住机会做对被投公司和LP都有帮助的双赢交易。”王冉表示。

图片关键词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